当前位置: 首页>信息发布>文献资料


栾川旅游发展的“道、法、术、器”

2017-01-03 14:14:00 来源:中国旅游报 [ ] [打印]

□胡建武 “道、法、术、器”出自《道德经》,道以明向,法以立本,术以立策,器以成事。笔者不揣浅陋,试从“道法术器”着手,对道家文化浸润深厚的栾川旅游发表看法,大胆推想用5-10年打造中国候鸟养老旅游第一县的操作可能。

一、栾川旅游发展的“道”:在“需”字上做文章

道以明向。道即规律,是根据当地社会资源禀赋结合时代背景、社会发展趋势,综合各种信息产生的一种经验判断。回想栾川旅游的起步阶段,恰到好处地抓住了第一拨国民旅游热潮涌动的战略机遇期,并且做好了充分准备,如约迎来黄金发展阶段,以“短程、大众、价优”为主要卖点,像痒痒挠一样,刺激省内为主的城乡游群体。同时,县委、县政府主导结构转型,“黑色经济”转型“绿色经济”,民营经济北山挖矿,南山投资做旅游,杨植森、李松锋、梁双林、王重阳、张建献、段新宽等民营企业家因其独有的政治敏锐度和市场研判力,最先领到栾川旅游所慷慨赋予的“绿色红利”。

栾川旅游的优势在“三老”。一是“老天爷”。栾川是小地方,但小地方处于大环境,大环境下的旅游资源厉害。县域内经典的奇秀山岳、83%森林覆盖率、富热温泉、婉约如画的风景走廊、适宜的海拔高度、年平均温度、湿度、可以深呼吸的空气、山间随时掬手可饮的泉水,具有“中国观赏石之乡”美誉的“三玉一石”等等,这些都是老天爷对栾川丰厚的馈赠,是栾川得天独厚的旅游硬件。二是“老祖宗”。老祖宗留下的文化传承软件,旧石器时代古人类遗址“栾川猿人”(简称栾川人)被列为2012中国文物考古十大发现之一,老子归隐圣地,伊尹耕莘故里代表历史文化传承灿若星辰。“半部论语治天下”,一部《道德经》就够栾川美的,况且还是老子归隐地,想想就笑出声。三是“老品牌”。栾川旅游善于抓住游客之所“需”,是被社会所公认的老品牌,市场需求是什么,就做什么,游客想什么,就来什么,“山岳经典十里画屏老君山”“北国水乡重渡沟”“北雪南移滑雪乐园”“三色文化抱犊寨”等等都是我们的神来之笔。抓住这个“需”,老君山十年磨一剑,咬定青山不放松,由无A到5A,由门票30万元做到年综合收入近亿元,坚持老套路,终于修成正果。抓住这个“需”,重渡沟村民由见人不会说话到见人递名片,由年人均收入300元到如今的过万元。

旅游发展到今天,“需”已经不是问题,问题是游客需求的东西在“供”的方面出现问题了,游客需求发生深刻变化了。游客需要什么,最大的需求市场和消费群体是什么?现实逼迫我们来思考这些问题。毫无疑问,未来持续30年左右,最大的旅游休闲市场在老年人。有数字统计显示,我国正经历全球历史上规模最大速度最快的人口老龄化进程。到2020年,空巢或独处老人将达到1.18亿人,2030年将达1.8亿,到2050年将达2.62亿(国家统计局、全国老龄办《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成果》2016年10月27日发布),即在三年后,每13人左右要有一个空巢和独处老人。另外,老年消费者具有可观的购买能力,养老产业蓄势待发。据不完全估算,目前老年人各类收入总和已达到4000亿元,到2020年可能会突破1万亿。而老年人往往有着较充裕的储蓄,具有较强的购买力。巨大的现实需求与长期的未来需求和极度缺乏的市场供给之间产生的矛盾,使养老旅游度假成为了目前中国最具投资机会和市场潜力的项目之一。到2050年,老龄人口达到峰值4.87亿,由此催生一个354万亿元的巨大市场。我国南方旅居养老目的地争夺战已经打响,北方地区大多还在观望。

栾川“三老”条件成熟,发展银发旅游经济势在必行,应尽快列入议事日程,摆上工作重点,及早着手调研论证,出台政策,强化党委政府统筹主导,制定5-10年打造“中国候鸟式养老第一县”工作目标,医疗保健、公共服务、兜底保障、伦理教育、智慧信息技术,以房养老旅游产品设计、客源地市场开发等等工作纳入议事日程。是谓道。

二、栾川旅游发展的“法”:在“富”字上深挖掘

“法”,即社会共识、规章制度。国家、省、市每年旅游工作侧重点不同,抓手也不一样,但基本导向和衡量评价标准是一致的:看一个地方旅游发展状况的标准主要看旅游产业的社会化程度,游客人次、人均消费、旅游收入对GDP的贡献。栾川旅游收入对GDP的贡献远远没有达到预期,“旅游富县”上升为四大战略之一,但旅游产业离战略产业、主导产业还有相当长的距离。主要原因是还没有找准端口。这个端口就在于,利用栾川的优势,提升市场竞争力,让旅游真正“富县富民富财政”。发展旅游,发展什么样的旅游,前面应该有个定语。如果只是泛在的提旅游口号、炒概念,今天建个度假区,明年上个多少亿元的项目,也只是在做点上文章。今年政策让弄这,明年政策让弄那,啥都关紧,啥都想弄,像水推车一样盲从,永远当不了领头羊,啥时候都是跟着别人打酱油。

社会化养老受到国家层面的大力支持,全国老龄委办公室和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出台了《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意见的通知》等文件。今年,国务院接连出台一系列养老旅游利好政策《国务院关于加快中医药健康服务业发展的意见》《关于加快发展健身休闲产业的指导意见》。这些宏观政策最终要落实到基层的具体推动。只有县级层面,只有旅游和其衍生产业才能较好发挥党委政府统筹、融合、协调、创新的积极能动性,集中力量,迎合上位“法”,打造受未来市场欢迎的养老旅游产品,创造性打好养老旅游名县名片。

这里着重强调景区,因为景区是栾川旅游的核心吸引物。景区应该正视老年人的需求,从改善服务和完善配套入手,整体提升老年人的服务水平。更重要的是在景区核心资源的外围布局形成养生产业圈层,成为旅游养老一体化经典。抓住景区提升的牛鼻子,然后在社区开展“景区化建设”,把社区变景区,城乡发展和谐,居民游客高度融合,旅居养老,富县富民富财政,这才是旅居福地新栾川的全景展示!是谓法。

三、栾川旅游发展的“术”:在“特”字上找路径

术即路径、步骤,术以立策。栾川旅游的策,应该抓住“特”字。从市场出发,在资源基础上,通过策划创意,提升文化、创新产品和业态,围绕资源立足点、市场诉求点、文化创意点和产品落脚点,四点布局层次递进。就全县而言,即使几里之遥,一个乡镇、一个村也有很大的区别,最忌千村一面。有什么样的资源,做什么样的产品,供给什么样的游客,满足游客什么样的需求,什么地方的游客什么时间的要求等等,都要靠实际操作来取得独特经验。举例来说,我们感觉栾川地方特色民俗餐饮“八大碗”很好,本地受欢迎,但外地客人尤其南方客人却不喜欢吃。比如南方客人饮食习惯吃早茶,我们的茶餐厅却比较少,做的也差强人意。比如客人喜欢休闲散步,但没有专门的步行标识,害怕走丢。比如喜欢参加老人集体活动,找不到老年大学,老年协会组织。

未来的旅游市场绝对不是一哄而上,盲目跟风,今天看袁家村好,我也弄个某家村,明天看漂流不错,咱也来做漂流,结果“沟沟岔岔是景区,条条河流能漂流,家家户户开宾馆,老老少少当老板”,大家都来做,结果谁也不赚钱。旅游投资和消费经历十几年的跟风和泡沫之后,旅游产品肯定面临大洗牌,游客听不得忽悠,他们是直接用脚投票,毫不客气的。谁的产品好,直接奔那里,卖方说了不算,游客说了才算。只有为游客量身打造的,服务细腻的,并且其他地方没有的产品,游客才会说好。这是“特”之所在。

那么怎样抓住这个“特”?大方向:抓住老龄化社会的特点,独子化养老是主流。然后分析老年人尤其空巢独处老人的度假需求来推出老人度假旅游产品:住房式养老旅游度假:有房产的老人可以用房产抵押来做养老度假产品;亲情补位式养老度假:缺少关爱亲情的老人要提供社会伦理文化和心理咨询产品;套餐式团体式养老旅游度假:有退休工资的老人按单位打造团体度假养老;“协会式”养老度假:有爱好的老人可以根据老人爱好“协会”产品(钓鱼、书法、门球、高尔夫、戏曲票友、爬山等等);家庭独处式养老度假:喜欢家庭生活式异地度假的老人,推出闲置房屋短租产品;农家式养老度假:对喜欢农家的养生养老的老人。政府可以出面帮老人与农户签订协议,长期寄养在农户家中,这是一种特殊的乡村旅游形式,是值得尝试的一种重要模式。

每个乡镇旅游资源可能分布不均衡,但围绕打造养老度假目的地这个方向来打造旅游产品,打造特色产品,每个乡镇都能找到功能定位,过去一说发展全域旅游,好像没有旅游资源的乡镇很吃亏,因为觉得先天不足。现在不一样了,老龄化社会来了,每乡每村也都有老人,满足本地“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老有所教、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乐”了,养老度假功能就也差不多具备了,每个乡镇,每个村都有这个条件,找出自己的方向,先做养老,再根据功能定位和自己特色,逐步配套养老度假功能,这就叫跳出旅游做旅游,这才是旅居福地新栾川。是为术。

四、栾川旅游发展的“器”:在“聚”字上求突破

“器”即工具,达到目标所借助的“利器”。打造中国候鸟养老旅游第一县,得有实实在在的东西,才能得到社会公认。

第一要凝聚人气喊出来,面向全社会喊出我们的口号和目标——举全县之力,用5-10年时间打造中国候鸟养老旅游第一县!面向全世界喊出自己的底气,喊出自信心,自己都不敢喊,没底气,社会肯定也不会认可。步骤是先自己喊,在县内喊,然后在外面喊,到北上广做广告喊,拉一部分人帮咱喊,最后影响领导专家大咖大佬一起喊。当初重渡沟“农家宾馆第一村”的名号,“全国旅游两川,省级看四川,县级看栾川”被点赞,让栾川旅游省去多少广告费?旅游就得喊,喊破大天才能露出大山。“栾川模式”“全景栾川”都是这样喊成的。还有,要大力广告,能力之内,铺天盖地。比如栾川还没有特色的标志性建筑,就从“中国候鸟养老旅游第一县”做起,或面向社会征集设计方案,设计施工,建成栾川经典标志建筑。凡是来过栾川的人一下子记住,很长时间忘不了。

第二要凝聚力量做出来。坚持问题导向,先易后难地做。把老年人不敢来栾川不想来栾川的顾虑,认真调研罗列出来,分出轻重缓急,先易后难,逐项解决。“山区条件差,出行不方便”问题,“养老机构不专业,服务设施跟不上”问题,“没有高水平医疗服务,医护人员缺少”问题,“医保制度不衔接,保险制度不完善”问题,“离亲人远招呼不到”问题,“和当地居民不好融入”问题,“文化休闲生活单调无趣”问题等等,先面对老年游客开展调查,然后展开调研,召开各种会议研究,哪些我们自己能做,县内单位部门分工落实责任;哪些我们力量完成不了,需要上级有关部门支持,比如延请医学学院院士专家、争取异地医保试点等需要明确牵头部门积极向上争取;哪些政策层面出现瓶颈,基层实践过程中亟需解决的,人民代表和政协委员积极呼吁建言,创造条件逐步解决。

第三凝聚智慧争过来。养老度假目的地最大的竞争对手是附近的周边县市,因为资源产品客源地类似。最好的合作伙伴也是周边县市,因为能形成溢出带动和联手广告效应与区域外形成竞争。如果上手早,离栾川近的景区和设施变成栾川的“飞地”,白天到周边地(景)区扔垃圾,晚上到栾川消费,反之亦然。栾川没有人愿意游客白天到栾川景区扔垃圾,晚上到其他地方消费。未来3-5年,旅游这片“蓝海”要厮杀一团变成“红海”,谁先上手,谁就是赢家。现在着手不算早,好在也不算晚,要专门成立机构,专门实践研究“养老旅游度假目的地”建设。景区化老年休闲街区(社区)、休闲小镇怎么建?“夕阳红”风景道怎么弄?“社会化无障碍老年服务设施”怎么普及?政府各部门怎么协同?这些问题列成具体工作事项,在工作实践中形成规范,然后制定纲条目工作标准,上报到国家标准委,争取成为全国第一个出台“养老旅游度假目的地”县级地方性标准,奠定中国候鸟养老旅游第一县的大佬地位。是谓“器”。(作者单位:栾川县旅游工作委员会)



(责任编辑:迟紫境)


相关文章

国家旅游局 官方微博
国家旅游局 官方微信
搜 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