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当前位置: 首页>回应关切>热点解读>第三期:导游自由执业

【调查】这个小长假 导游自由执业试点如何?

2016-07-12 11:15:00 来源:央广网 [ ] [打印]

央广网北京6月9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央广夜新闻》报道,最近,国家旅游局公布了一条消息:从今年5月起,正式启动在江浙沪三省市、广东省的线上导游自由执业试点工作,以及在吉林长白山、湖南长沙和张家界、广西桂林、海南三亚、四川成都的线上、线下导游自由执业试点工作。线上导游自由执业是指导游向通过网络平台预约服务的消费者,提供单项讲解或者向导服务,并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收取导游服务费。线下导游自由执业是指导游向通过旅游集散中心、旅游咨询中心、A级景区游客服务中心等机构预约服务的消费者提供单项讲解或者向导服务。简单说,就是可以通过网络或者旅游景点来预约个体导游,导游“单飞”了!这样的一个试点将给旅游市场和游客带来怎样的变化?对此记者进行了调查。

游客看好线上导游服务

导游自由执业能否给旅游业打入强心剂?不少游客是乐观的。有游客说:“提前做好预约,自己的行程就可以排得满满的,自己的时间也可以很充裕。”也有人并不看好:“我的顾虑是没有组织管理,所以游客投诉无门。”“实际上我觉得只要发布平台做好基本的监管工作,你遇到坏导游的可能性不会比以前遇到不靠谱旅行社的可能性更高。”

某旅行社客户服务中心负责人同样对第三方平台寄予厚望。旅行社负责人说:“(希望)推广一种第三方平台,游客在第三方平台选择了导游服务,在回程之后对导游进行点评,评价之后由第三方平台把服务费用支付给导游。旅行社方面可以多方面选择优秀的导游,而导游也有多种途径开展导游接待工作。”

为此,试行的《导游自由执业试点管理办法》提出:自由执业的导游不得从事讲解、向导以外的其他业务;自由执业的导游人员强行推销商品和服务,向旅游者兜售、变相兜售物品的,推荐不具有合法资质的餐饮、住宿、购物场所的,均可按照《导游人员管理条例》相应条款进行处罚。

既然是试点,自然有看好的,也有不看好的;看好认为:导游市场的竞争更加激烈,随着市场的优胜劣汰,自然会让这个市场变得越来越好;不好看的则认为:没有组织管理,可能监管不力,游客或许投诉无门。

河南濮阳市的刘女士是一位旅游达人,平时出去旅游主要选择自由行,前不久,她得知部分旅游网站推出线上导游,游客可以通过在线旅游平台挑选自己心仪的导游后,通过上网查看,准备再次到北京的她通过某旅游网站预订了当地导游。刘女士说:“刚开始朋友给我说的,我还不相信我说我经常去旅游都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后来在网上一看才发现好多城市都有这种线上导游,自己去的话对有些景区路况和交通啊都不熟悉,通过这些线上的导游觉得心里面有了底儿。”

这些线上导游主要是给游客提供向导服务,预定后线上导游可以免费提供出行前咨询,游客可以把自己想去的景区和旅游时间提前告知,导游就会提前帮游客做好合理的安排和建议,如有需要还可以代订酒店,机票等。刘女士说:“到了之后直接在车站接我价格是提前说好的,直接通过支付宝转账就可以了。包车的话一天是600,不包车的话一天是300,除了讲解之外还给提供纯净水,充电器等,主要是在旅游过程中他们还告诉你那些东西不要买,那些东西可以买,感觉可贴心。要是想购买保险的话也可以提前给他们说,他们提前会帮你购买的,我感觉挺好的,一对一的讲解也比较专业。”

有过使用线上导游经历的刘女士在端午小长假里,再次预订了桂林的线上导游。她说:“因为感觉不错,这次还是通过网上预订的,在桂林参观没有导游讲解的话,就少了大部分乐趣。服务也非常周到,提前一天就发短信告知我集合地点及注意事项。”

线上导游毕竟是新事物,刘女士虽对导游服务十分满意,但也有几分担心。她说:“但是我觉着咱们消费者还是要擦亮眼睛。目前网上有的导游排行是各家旅游电商的单项行为,公信力还不足,有些我发现都是一两个人一直在为他点赞,好评什么的,他不可能每天都在陪着一两个人旅游把,而且网上也没有发布统一的优质导游的评判标准,所以游客可以适当的参考,去之前多看看评价,多和导游聊一聊,不能完全信赖。”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做一份2000多人的问卷,结果显示,59.5%的受访者关注导游自由执业相关消息,其中19.4的受访者感兴趣并密切关注。若计划去试点地区旅游,33.5%的受访者会考虑雇用具备自由执业资质的导游。

旅行社担心监管困难

记者从安徽滁州各家旅行社了解到,今年端午节假期选择出游的市民和以往相比并不是太多,可能是高考之后紧挨着端午,一些考生的旅行计划都在节后。滁州某旅行社负责人许广敏说:“端午节总体来讲外出情况比较平淡,大家都是往短途,中考还没开始高考刚刚结束,所以我们判断,6月17号以后才开始往外走,这两天学生都在家休息过节。”

导游实行自由执业模式后,许广敏觉得对旅行社还是有一定影响的,特别是在导游管理上因为要避免导游自由接团可能会对导游开出更优厚的待遇条件:“有冲击在哪里呢,以前导游必须接受旅行社的委派才能接业务,现在他自己就可以接业务了,势必要分流掉旅行社的一些资源。因为每个导游带团的时候和客人都有联系方式。那种短途的、当地导性质的找导游的可能性比较大。他有的干的好的导游他就已经准备自己干了,如果说前景看不清的导游他还会留在旅行社,为了留住他只能花更多的钱,总体来说还是会加大旅行社的成本。”

许广敏觉得,导游自由执业后如何监管是重点,为了保障游客的利益,主管部门对旅行社都有相应的管理制度和先行赔付制度,而个人导游在旅行过程中发生纠纷该如何保障游客的利益规避行业风险是要考虑的。许广敏说:“对行业监管来讲我觉得是个风险,因为你不可能让导游交押金,我们旅行社是有押金的,需要在注册工商之前取得许可证,每一家旅行社少则押了二三十万,多的押了五百万,他是先行赔付,发生纠纷的时候一经核实法律一判,就直接把这部分钱划走了,对消费者来讲是一个保障,个人就达不到这种条件。”

相比较导游自由执业化后给旅行社带来的冲击,她更担心今后这些导游与游客发生纠纷该如何保障游客利益,会不会影响整体导游形象及旅游市场。她说:“旅行社能够通过用工合同各个方面来约束导游的行为,但是一旦他走上这种自由执业者,势必会加多这种纠纷,他是自然人他跟客人一样,他也没有更多的承付能力,有利有弊,但是作为游客来讲我觉得直接去找他们还是弊大于利。”

这样看来,允许导游自由执业是一个多方共赢的事情,但是以后脱离了旅行社的这些导游如何监管?游客权益如何保障也是不小问题。南阳声苑旅行社经理刘长湘直言:“每一家旅行社有资质的旅行社肯定都为游客买有保险,最起码每家旅行社还有一个叫旅行社责任险,都是旅行社作为一个主体都会对旅社负责,而如果他跟导游签订了一个类似的协议,他的权益这块不好说。”

对于导游自由执业化后,游客可以通过线上平台预约导游的方式,郑州一旅行社经理万高波说,如果不充分了解导游情况,游客维权将面临不小的困难:“强制消费、人身安全这些事情也是有可能发生的,那你就不好维权了。这服务在网上,所以比较隐蔽,取证也不好取,监管部门也不好管理。”

薛建红说,旅游新政其实是顺应时势之举。但究竟能否让新政真正成为市场发展的“助推器”,也要看放开导游自由执业后,如何来管:“比如说,旅游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可以动用你旅行社的质保金来进行补偿,可是导游在脱离了旅行社过程中游客出现了损害,我们怎么样在短时间内补偿,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研究和规范。”

导游收益提高也面临风险

小刘是一名有着十多年带团经验的资深导游,也是一名典型的自由执业导游。今年端午节小长假,她毫无例外的又是带团出门了,因为假日就是她赚钱的主要时段:“(自由)导游没有任何工资,他有团带的情况下他才有收入,没有团带的情况下他就没有任何收入。”

据了解,洛阳市现有注册导游6000多人,由于兼职导游收益较高、旅行社也一再降低经营成本等原因,八成的导游都属于自由执业。这些自由执业导游游离在旅游市场中,他们跟旅行社没有任何从属关系,多属于挂靠,也就是说旅游旺季,旅行社按团支付自由执业导游费用。如果在旅游淡季,他们都要自谋生路。小陈是洛阳市某旅游专业毕业大学生,目前却是一家汽车4S店的销售人员。小陈说:“过去我跟现在比起来落差差太多了,旺季才三四千,淡季一个月才一千多块钱,等于说我连自己都养不活了。现在,就拿我上月来说,我就卖一辆车就八千多,我觉得生活还是应该现实一些。”

导游自由执业化以后,对于不少导游来说,自由选择权会大大提升,但是相对的导游所承担的风险可能会越来越多,甚至原本由旅行社承担的风险也可能转移到导游身上,他们自身又做好了独立应对市场竞争的准备了吗?

黄山市网络旅行社副总经理程勇原来是一名资深导游,虽然他现在已经成功的从基层旅游从业人员转型到管理人员,但是对导游自由执业化,他认为原本由导游公司或者旅行社承担的风险,也许就会转移到导游身上。程勇说:“因为按照新的国家旅游局出来的办法就是,导游要成为自由执业者,他需要给自己办一个责任险,就是50万责任险,但是事实上,多少导游会去办,这是一个问题,第二个,即使按照这个办了,50万,真的出了问题,你比如说一线城市赔偿都是100万的,假如出了伤亡事故,那这导游是没办法承担这个损失,国家旅游规定上面说,如果赔偿50万不够的话,继续追究这个导游的责任,但是如果你带这个团一个人出现这个问题,100万,如果你5个人同时出现问题,你就要赔500万,导游根本就是赔偿不了的。所以这个而办法是很好,但是我觉得现在还有不少的问题。”

除了面对的风险系数提高,导游目前的市场竞争力不够也是考验导游自由执业化的一个重要因素。程勇说:“我们中国的这些导游还停留在我是向导或者说我是景区讲解员,他没有成为说我自己成为一种标签,我自己就是说,比如我对徽州文化,我是这方面的权威,我都有很多的粉丝,到徽州来看徽州村落不找我做导游的话,那简直是一种不敢想象的事情,像我这样的导游如果上网上或者成为自由执业者,那很多我的粉丝来预订我的服务,但是现在在黄山目前没有导游能够达到,或者其他全国任何一个区域几乎是没有这样的导游,那么你自由职业你就没有吸引力,没有吸引力你就没有团队。第二个从游客角度来说,我今天从网上找个导游,心里很不放心,我担心出现的问题,但是如果我找了这家旅行社,那么你派的导游出了问题,我找你旅行社,或者我在线上OTO找到,出了问题,我找你,所以这个对导游自由职业是一种挑战。”

安徽的这位导游提到导游自由执业的风险包括责任风险,还包括从传统导游走向新型导游的转型风险。尽管如此,很多导游还是对未来充满了期待。因为网上自由执业导游市场的开放,这就意味着会有更多带团的机会。导游张霞说:“导游自由执业线上工作后,其实我们就站在了一个更大的平台上,你要想获得游客的好评,那导游就必须提供高品质的服务,通过倒逼自身业务素质的提升,让导游行业进入一个良性循环。”

但是也有部分导游认为,游泳池边大,并不代表大家都能变成游泳健将。导游高洋说:“以前比如说10个导游有两个能力很强的,其他8个能力一般的,但是以前可能团队就有15个,怎么他都有团队去锻炼,现在可能是10个导游只有5个团队,那么两个优秀的导游去带团,剩下8个肯定有人带不上团。”

据了解,虽然洛阳目前还不是线上自由执业导游试点城市,但是不少部分自由执业导游开始接触这片“蓝海”,他们坚信自由蓝海才有未来。正如过去滴滴打车和UBER对于传统出租车业的颠覆,几乎没有人怀疑导游自由执业“禁令”的开放将改变整个旅游界。无论是持证导游、旅游爱好者、新崛起的创业平台,还是不差钱的OTA(在线旅行社),一时间,无数人都似乎看到了一闪通向成功的大门已经打开。

导游自由执业虽然还是试点,但似乎已经是早已预料得到的一步棋了,因为事实上早已有人这么做,他们中既有持有证书的职业导游,也有单纯的旅游爱好者。或许就如同UBER对出租车业所构成的威胁一样,这一批早已自由执业的向导群体终究也会对传统意义上的导游构成威胁。而与其等到某一天感慨于新业态带来的颠覆,还不如早一步未雨绸缪。



(责任编辑:彭艳娇)


国家旅游局 官方微博
国家旅游局 官方微信
搜 索